当前位置:官府菜国学红楼梦中贾探春与宝钗黛玉二人的关系怎么样?
红楼梦中贾探春与宝钗黛玉二人的关系怎么样?
2022-08-15

贾探春金陵十二钗之一,贾府通称三姑娘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,一起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中诸位金钗的关系一直是众多红楼爱好者关注的一个重点,譬如之前提到的史湘云,她最初和林黛玉住在一处,其后又搬去蘅芜苑和薛宝钗同住,最终第75回中秋月夜再次去潇湘馆和林黛玉一处安寝,这些情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已然暗示了湘、黛、钗三人的关系变化。

今日我们不妨谈一个新人物贾探春,通过《红楼梦》原著文本,来分析她和薛宝钗、林黛玉之间的友谊亲疏。

在林黛玉、薛宝钗还没有出现之前,探春乃是荣国府,甚至整个宁荣两府中最优秀的小姐,迎春之怯懦,惜春之冷酷,皆带有性格缺陷,唯独探春精明严谨,深通人情世故,又博览群书,写得一手好书法,可谓是贾家第一才女。

黛、钗的相继出现,改变了这个格局。林黛玉才貌俱佳,出口便是诗篇,堪称咏絮之才,薛宝钗博学广识,品性优良,虽一贯主张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可仍难掩其才华横溢,与林黛玉难分伯仲。

探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,她很清楚自己跟黛玉、宝钗之间的差距,所以她一直很尊重这两位奇女子,这一点书中有很多暗示。

比如第18回“元妃省亲”,元妃命贾家姊妹们每人做一首应制诗,其中就有一段探春的心理描写:

迎、探、惜三人之中,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,然自忖亦难与薛、林争衡,【只一语便写出宝黛二人,又写出探卿知己知彼,伏下后文多少地步】只得勉强随众塞责而已,李纨也勉强凑成一律。【不表薛林可知】——第18回

再有第37回“秋爽斋偶结海棠社”,探春提出要在大观园内创建一个诗社,并给众姊妹发去请柬,请柬内容中便提到:妹虽不才,幸叨陪泉石之间,兼慕薛、林雅调。风庭月榭,惜未宴集诗人;帘杏溪桃,或可醉飞吟盏。孰谓雄才莲社,独许须眉;不教雅会东山,让余脂粉耶?若蒙踏雪而来,敢请扫花以俟。谨启。(第37回)

探春不谈别人,单摘出黛玉、宝钗二人来,可见她对薛、林两人诗才的极大认可。但如果进一步细化,分析探春和黛玉、宝钗二人的关系亲疏,则貌似探春和宝钗的关系更近些。

《红楼梦》中探春和林黛玉单独的交集并不多,但从一些琐碎细节,还是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亲疏远近的,比如第62回贾宝玉生日,探春历数家中长辈、姊妹们的生日,唯独忘记了林黛玉的生日日期:

探春笑道:“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,大姐姐占了去,怨不得她福大,生日比别人就占先。又是太祖、太爷的生日,过了灯节,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,他们娘儿们遇巧,三月初一是太太,初九日是琏二哥哥,二月没人。”袭人道:“二月十二是林姑娘,怎么没人?就只不是咱家的人。”探春笑道:“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?”——第62回

林黛玉来贾府,早于薛宝钗,可探春能记得宝钗的生日日期是在每年灯节后,却忘记了时间相距如此之近的林黛玉的生日,这是为何?自然是两人关系没有亲密到闺蜜的地步,故而记不清楚。

反观探春和宝钗的交集那可就多了,比如第38回“薛蘅芜讽和螃蟹咏”,众姊妹作菊花诗。探春、宝钗曾就着彼此的菊花诗互相评判:

探春又道:“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,‘秋无迹’,‘梦也知’,把个‘忆’字竟烘染出来了。”宝钗笑道:“你的‘短鬓冷沾’、‘葛巾香染’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了。”——第38回

还是第62回,为庆祝贾宝玉生日,众姊妹玩行酒令,期间薛宝钗、贾探春配合默契,一起维护现场秩序,史湘云违背游戏规则,两人合作灌了她一杯酒:

说着,又着袭人拈了一个,却是“拇战”。史湘云笑道:“这个爽利,合了我的脾气。我不行这个射覆,垂头丧气,闷人。我只划拳去了。”探春道:“惟有她乱令。宝姐姐快罚她一钟。”宝钗不容分说,便灌了湘云一杯。——第62回

薛宝钗一向稳重低调,被众多论者称为是“女夫子”,可在探春的带动下,竟也身心加入游戏其中,和探春一唱一和,做出了“灌酒”这样的举动,这是继“杨妃扑蝶”后,薛宝钗再一次展现出了自己身上的青春少女气息,难说这不是探春的功劳。

除此之外,书中但凡宴饮聚会,宝钗、探春往往在一处,要么看鹤,要么谈天,足见两人关系之亲密。

其后王熙凤病重,宝钗、探春两人一同协理大观园,期间探春锐意改革,蠲免各处无端开销,提出承包大观园,但锋芒过露,乃至于要在大观园内私设账房,这无疑会引起贾府内部根深蒂固的各种势力的不满,故而宝钗巧用言辞,劝服探春打消了这个念头:

宝钗笑道:“依我说,里头也不用归账。这个多了,那个少了,到多事。不如问她们谁领这一分的,她们就揽一宗事去,不过是园里的人的动用......虽是节用为纲,然亦不可太啬。”——第56回

细细论来,宝钗、探春的关系亲近,也是情理之中,因为她们两人的性情、思想、志向本就相近,宝钗有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的大志,探春有“我若是个男人,早出去立一番事业,那时我自有道理”的事业心,她们两人在三观方面是比较接近的。

反观黛玉,她虽然也天生聪慧,有管家的能力,但一方面身上有不足之症,另一方面又将全部重心放在对贾宝玉的爱情上,她和探春本质上不是一类人,除了在诗词方面有些许交集,其他方面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故而关系达不到闺蜜的程度,否则探春也不至于连黛玉的生日都记不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