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官府菜情感捡到了影帝的崽崽娱乐圈,修仙大佬重生后竟被影帝当众喊崽崽
捡到了影帝的崽崽娱乐圈,修仙大佬重生后竟被影帝当众喊崽崽
2022-10-08

“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苏凰直接打断了傅盛司的询问,转了话题。

她知道傅盛司想问的无非就是她的实力为什么会提升的这么快。

或者是想问为什么她可以在这么多年完好的隐藏自己的实力。

可是她是不可能把紫辰戒的秘密告诉任何一个人的。

因为紫辰戒是至宝,一旦出世,将会引起整个修仙界的腥风血雨。

前世她是在有足够强大的实力的时候,才得到了紫辰戒,而且在得到之后,她有实力保护紫辰戒不被夺走。

但今世的她,现在只不过是个金丹初期的小修士,压根无法在那么多敌人手下护住紫辰戒。

傅盛司看出了苏凰不愿意多说,也不再多问。

反正他只是碍于那个承诺,才答应照顾苏凰一段时间。

等苏凰成年之后,和他又会重新成为陌路人。

眸光微微闪动,回答了苏凰的问题:“我来带你回家!”

“回家?回苏家?”苏凰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傅盛司。

苏家族训就是所有苏家人十六岁必须离开苏家历练。

在满十八岁之前,除非发生重大变故,否则都不准回去苏家!

傅盛司要带她回苏家?

他这是想要做什么?

傅盛司敏感的察觉出来苏凰的意思,知道她这是误解了他的意思。

再次开口道:“不回苏家,回我们家!”

“回我们……家?”苏凰在听到傅盛司的回答之后,震惊的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。

她和这个人只见过三面,只是萍水相逢,她们俩哪有家?

他在胡说八道什么?

“苏凰,你忘记了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吗?当然是回我们家!”傅盛司皱了皱眉,开口道。

傅盛司的话瞬间令苏凰想起了自家三哥说的让她搬进这个男人的家,让这个人暂时的当她的监护人。

想到这件事,苏凰狠狠的皱了皱眉。

虽然哥哥是这么和她说的,可是她当时想的却是自己先应着,等哥哥走了,自己单独找一个地方住!

而且虽然傅盛司今天阻止了她杀人,可她并不觉得傅盛司是那种热心肠的人。

所以她并不觉得傅盛司会把自家哥哥的嘱托放在心上,理所应当的以为傅盛司也是打着和她一样的想法。

可是傅盛司为什么会……

“崽,你在想什么?”傅盛司富有磁性的声音流露出来。

苏凰:“???”

崽?什么崽?

傅盛司他在乱称呼什么?

想到这里,连忙开口道:“傅盛司,你闭嘴,你在乱说什么?”

“之后的两年我是你的监护人,喊你崽有什么问题吗?”傅盛司勾了勾唇角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为了之后和苏凰更亲近的相处,也为了更好的完成苏家的让他当好苏凰监护人的请求。

他特意去做了攻略,看看要怎么样养好孩子,怎么样的喊孩子可以拉近和孩子之间的距离。

最后在宝贝,心肝,崽这些词里面选了一个唯一可以喊出口的词,有什么不对吗?

“呵,崽?那你要不要我喊你爸爸?”苏凰的心里窜出一股怒火,声音突然拔高,带着几分讥讽。

但傅盛司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出苏凰话里的讥讽,竟然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这个叫法的可行性。

这幅样子落入苏凰的眼里,心里的那股无名怒火烧的更旺了。

眼里划过一抹幽光,冷声说道:“你想当我爸爸?”

“我还想当你爸爸呢!”苏凰忍不住怒吼了一句。

她在修仙界活了上千年,虽然现在回到了自己第一世的身体里面,可是她活的年岁仍然是超过千年的!

说不定她比傅盛司还要大几百岁,不让傅盛司叫她爸爸就不错了!

傅盛司还想当她爸爸?

苏凰满脸怒火的样子落入傅盛司的眼里,瞬间领悟到苏凰这是不喜欢崽这个称呼。

想到秘书和他说的十六岁正是孩子处于叛逆期的话,直接把苏凰刚才的行为定义成孩子在叛逆。

皱了皱眉,声音中带了一丝威压:“小孩子,不能说这种话!”

“你不喜欢我喊你崽,我不喊就是!”傅盛司的眉头紧皱,承诺道。

他也并不是非要喊苏凰崽,只是听说这样可以拉近和孩子的关系。

为了自己更好的当好苏凰这个监护人,他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个小时才喊出口。

要是苏凰不喜欢,他不喊就是!

傅盛司这么快的妥协,令苏凰心里的那一团怒火无处发泄。

当看见傅盛司平淡如水的眼睛时,立刻就领悟过来,傅盛司并不是在出言挑衅侮辱她。

而是有些不太懂世俗的事情!

心里的那团怒火突然消失了,朝着傅盛司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嗯,我不喜欢,你别喊了!”

“苏凰,那我们回家吧!”傅盛司把话题又转移到了回家这件事上。

“我……”苏凰张了张嘴,下意识的想要拒绝。

“你不想和我走,也可以,只要你和你哥哥商量清楚!”傅盛司直接搬出来苏祈。

苏凰到了嘴边拒绝的话被迫咽了下去,只能开口反驳:“不用了,我和你走!”

虽然她觉得傅盛司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,待在傅盛司的身旁,一切的秘密都可能会被他看破。

但是把事情闹到哥哥那里去,哥哥肯定还是会让她住在傅盛司家里……

想到这里,苏凰的脸上挂满了烦躁,眼里划过几分郁闷。

“发什么呆,走吧!”傅盛司平淡如水的声音传出。

伸出手,用灵力幻化成无色的细线,勾住了苏凰的手腕,带动着她走。

苏凰被这力道扯的一愣,咬牙切齿的开口道:“松开!我自己会走!”

这样牵着她,就好像是在遛狗一样!

声音传出之后,傅盛司有些不解的收回了灵力,苏凰的视线顺势落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当看见那道很深的咬痕时,下意识的询问道:“傅盛司,谁咬的你?”

以傅盛司高深的实力,这世界上能伤他毫毛的人都少,更何况是咬他一口……

苏凰的问题抛出,傅盛司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凰一眼。

低沉的声音传出:“是被一只白色的有些娇弱的小狗咬的……”